Categories
民眾評論

林勁放:在伊拉克的美國伊朗博弈

最諷刺的是,馬蒂用石油換基建,伊拉克人民示威,推翻馬蒂的其中一個理由是:「政府沒有用石油財富搞好民生!」這是美國的造謠,為了對付異己,但謊言重複一百遍就成真理,部分伊拉克人被洗腦,走上街頭反政府。

(原發表於《透視報》)

2020年1月3日,美國假意托伊拉克邀請伊朗將軍蘇萊曼尼,來巴格達和談,卻派無人機擊殺他,引起全球嘩然,批評美國明目張膽殺人。

數小時後,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揚言報復,美國多個城市亦舉行「反戰示威」,譴責美國政府謀殺蘇萊曼尼,並要求美國全面撤出中東。 當地時間1月8日凌晨1時半,伊朗向多個美軍駐伊拉克的空軍基地,發射了十餘枚導彈,把全世界嚇呆了,一個、兩個、三個…導彈由伊朗準確地瞄準美軍基地,轟隆聲此起彼落,熊熊的火球湧上半空,猶如小型原子彈爆發。

伊朗聲稱打死了80多名美軍,特朗普則否認,說美軍遭受的損失和傷亡「微乎其微」。但其實這足以把美國嚇傻了,原來伊朗已經擁有高科技武器可隨時還擊,就連美國軍事科技都探測不到,未能及時攔擊伊朗的導彈。 伊朗成功偷襲身為「超級大國」的美國,引起全球震驚,亦開始有人擔心,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

美國受挫的背後,卻隱藏了一個鮮為人知在伊拉克上演的,美國和伊朗的博弈。

蘇萊曼尼被殺

讓我先從被美國暗殺的蘇萊曼尼說起。 蘇萊曼尼是伊朗特種部隊「聖城軍」的首領,職位相當於美國CIA局長。2014年,當「伊斯蘭國」侵佔敘利亞和伊拉克大片土地時,真正擊敗伊斯蘭國的不是美國或俄羅斯,而是由伊朗蘇萊曼尼帶領和訓練的民兵地面部隊,他們進行反擊,協助敘利亞和伊拉克收復領土。這使蘇萊曼尼在中東地區擁有極高聲望。

蘇萊曼尼之所以被殺,與近期伊拉克大規模示威有關。自去年10月1日開始,伊拉克爆發示威,持續超過三個多月,亦沒有停止跡象。這一場示威,表面上是伊拉克人民對政府不滿而引起的,背後是美國密謀策劃的;之後伊朗加入戰團,利用群眾批鬥美國。

美國策動示威 反政府反伊朗

這場持續性示威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示威由10月1日開始,直至12月初,是由美國主導。美國利用伊拉克人對經濟民生的不滿,將矛頭指向伊拉克民選總理馬蒂,更指責馬蒂是伊朗的傀儡,伊拉克人一向視伊朗為敵人,因此美國成功將民怨轉化成反政府暴動。當時伊拉克的示威主題是「反政府」和「反伊朗」。隨後伊拉克政府向示威者開槍,造成數百人死亡,美國趁機激起民情,抨擊伊拉克政府槍殺「和平示威者」,並指責其民選政府「受伊朗控制」,呼籲伊拉克重新選舉,成功推翻馬蒂令他下台。

從這一刻開始,事情就變得峰迴路轉。

由12月初總理馬蒂落台後,成為看守總理,暫時處理國家事務,待政府準備大選,伊拉克就進入第二階段示威,伊拉克民眾發現可通過暴亂,成功爭取訴求,因此繼續示威暴動。就在這時伊朗便混入戰圈,連同當地政客發起群眾運動,將伊拉克的社會經濟問題,歸咎於美國發起伊拉克戰爭及美軍長期駐軍,成功把伊拉克示威由「反政府、反伊朗」變成「反美國」,美國立時成為伊拉克民眾的「頭號敵人」。

伊朗反擊 美國領使慌忙而逃

12月底,示威者包圍美國駐巴格達領事館,嚇到美國領事要在除夕夜緊急撤離伊拉克,美軍向示威者開機關槍,不像香港警察只用催淚彈或胡椒噴霧。 一直支持示威者的美國,唯有用他們最熟練的傳媒攻勢,美國傳媒開始將「示威者」改稱為「暴徒」。同時,美國認定反美示威是伊朗發動的,於是在1月3日,先讓伊拉克看守總理馬蒂引蘇萊曼尼到巴格達進行和談,緩和中東局勢,馬蒂不虞有詐,怎知美國竟然在蘇萊曼尼前往伊拉克途中,發射無人機導彈狙殺他。

話說回來,為什麼美國要在伊拉克發動示威,推翻總理馬蒂?那麼我要從40年前美國與伊朗的恩怨情仇說起。

美國與伊朗的恩怨

1979年1月,伊朗革命推翻美國支持的伊朗皇帝,伊朗新政府更將「石油國有化」,美國石油利益受損,自此伊朗與美國交惡。同年6月,伊拉克薩達姆在美國扶植下發動軍事政變,成為獨裁者。1980年,美國慫恿薩達姆攻打伊朗,爆發歷時八年的兩伊戰爭。伊朗在1982年支持馬蒂和流亡海外的伊拉克人在伊朗建立「伊斯蘭革命最高委員會」,目標是推翻美國支持的薩達姆政權,建立與伊朗友好的伊拉克,但伊朗的計劃一直都不成功。

兩伊戰爭令伊拉克欠債嚴重,無法還錢給債主科威特,薩達姆要求科威特可否延遲還債,被科威特拒絕,伊拉克老羞成怒,於1990出兵攻打該國,但這影響了美國在科威特的石油利益,於是,1991年美國出兵將伊拉克軍隊趕出科威特,即時引發波斯灣戰爭。自此美國和伊拉克反目,美國經濟制裁伊拉克,2003年美國更發動伊拉克戰爭,同年推翻薩達姆,他於三年後被美國絞刑。

當美國推翻薩達姆時,大義凜然說要建立「民主政府」,實際是要建立親美的「傀儡政府」。但是,事與願違,民選出來的馬蒂,不願做美國的傀儡。為什麼? 這和馬蒂的伊朗背景有關。

一切源於利益

以往,在伊拉克人口中屬於少數的遜尼派,在薩達姆的帶領下一直執掌伊拉克政府權力。為對付薩達姆,美國大力起用與遜尼派敵對的什葉派建立新政府,但什葉派人士往往與同屬什葉派的伊朗關係密切,例如馬蒂。自2004年起,馬蒂先後成為伊拉克財政部長、副總統和石油部長。2018年10月,他贏了大選,成為伊拉克總理。

有伊朗背景的馬蒂上台後,推動石油換基建的利民政策:4月與德國簽訂發電廠項目,9月與中國簽訂港口公路項目。美國卻一份合約都拿不到!美國自然不滿,於是要搞示威暴動推翻總理馬蒂。

最諷刺的是,馬蒂用石油換基建,伊拉克人民示威,推翻馬蒂的其中一個理由是:「政府沒有用石油財富搞好民生!」這是美國的造謠,為了對付異己,但謊言重複一百遍就成真理,部分伊拉克人被洗腦,走上街頭反政府。

美國成功推翻總理馬蒂,但害人者必自害。

這次美國擊殺蘇萊曼尼,使美國的聲望在伊拉克、中東以至全球都跌落谷底,同時被伊朗以導彈炸過措手不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伊朗動員伊拉克群眾進行反擊,使伊拉克反美情緒高漲 ,作為看守總理的馬蒂趁機發難,挾民意要求美國撤軍。美國政府自2003年薩達姆倒台後,已登堂入室,把伊拉克變成自己國家一樣,最高峰時派駐十萬大軍駐守,至今仍有五千士兵駐守,說是「保護伊拉克」。 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賴皮,說要伊拉克先付「保護費」才肯走。

在可見的將來,美國和伊朗在伊拉克的鬥爭將會持續下去,而伊拉克亦會繼續受牽連。

林勁放

80後,自小研讀各國歷史,在澳洲和美國大學研讀政治,眼見現今香港政治扭曲,決意發聲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