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民眾評論

林勁放:駱惠寧能讓香港「重回正軌」?

駱惠寧在過去一週, 不斷會見香港的權力中心人物,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和同樣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前特首梁振英。擁有成熟政治手腕的駱惠寧心裏,似乎已有一套使香港「重回正軌」的盤算,隨時蓄勢待發。大家拭目以待吧!

(原發表於《透視報》)

1月4日,中央國務院突然宣布免去王志民職務,任命駱惠寧為中聯辦主任。 北京公佈任命消息的第三天,新主任正式上班,大批傳媒一早在風大的「西環」門外守候。駱大打親民形象,主動邀請記者進入中聯辦,並發表簡短講話,成為首位開放大堂予傳媒等候及採訪的中聯辦主任。

一身深藍色西裝的他,站着對記者說:「大家好,讓你們久等了。」

駱惠寧一開始便說,他過去在內地工作,但對香港並不陌生。「這次到中聯辦任職,就個人而言,是新的使命、新的挑戰。我會帶著對香港的真誠和真情做好工作。」 他發言時形容香港近半年來的形勢「讓人揪心」,強調希望香港能「重回正軌」。

他的講話,正式為中央對香港的新管治,揭開序幕。

被批與港人隔絕 任「大將」進場

香港處於非常時期,駱惠寧臨危受命主掌香港中聯辦,看似走馬上任,但中國政府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我們可以從這次任命中,看到中國對香港的未來管治方向。

今次中聯辦主任的任命,簡單地說,中央是委任一名「大將」進駐香港,他是歷屆中聯辦主任裡唯一有省級行政經驗的。 現年65歲的駱惠寧原為山西省委書記,於任內大力打貪,其表現獲中央肯定。駱的仕途從安徽省開始,歷任外經貿委、技術進出口處、宣傳部等,及後他開始平步青雲,2010年任青海省省長、2013年就任青海省省委書記、2016年就任山西省委書記。中國每一個省的人口和經濟體量,相當於歐洲一個中型國家,駱惠寧的管治能力不容置疑。

在“一國兩制”管治下的香港,意味著中央不干預香港事務,無論新主任的資歷有多雄厚,他能夠起到什麼作用呢? 這個問題是基於中聯辦一直的表現而引發的。

老實說,過去兩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及王志民,在香港的管治上,沒有顯著的貢獻,猶如中國的「佈景板」。中聯辦的職能包括「促進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聯繫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增進內地與香港之間的交往。反映香港居民對內地的意見」。 可是,香港爆發「反逃犯條例」 暴亂和港獨思潮,證明中聯辦未能履行其「促進香港與內地的交流」的本份,以至近年港人出現「仇中」情緒,最終引發今天的暴亂。

去年11月,路透社獨家報導,中央不滿中聯辦處理香港危機,誤導中央錯判區選形勢,正考慮撤換主任王志民,並引述一名中方官員說:「中聯辦一直在與香港的富人和大陸精英交往,使自己與港人隔絕。」 同時,中聯辦亦有其限制,回歸以來,香港人對於中央參與香港政策,異常敏感,每每批評為「干預」香港事務,破壞“一國兩制”,令中聯辦一直舉步維艱,導致有人形容「最沒有言論自由」的就是中聯辦,甚至笑說中聯辦就像中國在香港的Reception(接待處)。

中聯辦可以扮演什麼角色呢?

可是,香港奉行“一國兩制”,中央現在派這個「有能力」的省級大將來統治香港,是否意圖干預一國兩制呢? 當然不是! 相反地,以往中聯辦在香港沒有什麼作為 ,其中一個因素是與中國政府一直尊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關,中央相信在“一國”的前提下可以治好香港,而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 但是,中聯辦沒有與特區政府協調,辦好教育何謂“一國兩制”的工作,引致很多香港人過度強調「兩制」,背棄「一國」原則,這其實是違反了基本法的精神。

在此種種情況下,駱惠寧掌管的中聯辦可以扮演什麼角色呢?

我們必須先解密在中國的地方政治制度之下,中聯辦主任的權力是什麼? 回顧歷史,中國多個朝代的衰亡,往往是因為地方不再聽從中央指令而叛變,因此為了避免各省出現「山高皇帝遠」,地方政府不聽從中央指令,中國政府設立一個特別職務,「省委書記」,來監督地方施政。 在中國,每一個省都設有省委書記和省長。省長是省政府的最高長官,負責日常行政。省委書記是聯繫中央與地方的橋樑,監督省的行政工作,確保省長的施政與中央的政策和思想一致。為了方便省委書記對省長進行監督,省委書記的級別較省長高。

根據中國的職位等級,特別行政區首長(特首)的職位相當於省長;中聯辦主任的職位與省委書記同級。因此,中聯辦主任的職級是高於特首的。 在香港,中聯辦沒有地方行政權,但它猶如省委書記,是作為中央與香港聯繫的橋樑,負責推動內地與香港融合,甚至可以監察香港政府施政,將中央的思想和政策傳遞給特首和香港社會各界,實際上它是「統一戰線政策的協調者」。

災後重建 整治官員 經濟轉型

長話短說,駱惠寧的上任實際上會為香港帶來什麼意義呢? 他能如何幫助香港,跳出困局?

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了解他的「威水史」。駱擁有三項特殊經驗:救災重建、整治官員及反貪、和經濟轉型。駱惠寧曾參與1998年中國水災防汛工作,和統領2010年青海玉樹7.1級地震後的重建。駱善於治吏,反腐「打大鱷」,在2014年,山西省官場地震後,他主持山西省官吏重建,建設反腐制度。他的另一強項是領導經濟轉型,在兩省主政期間,他推動了多次經濟結構轉型和改革,例如推行青海省金屬礦業發展、使山西省減輕依賴煤礦經濟及引進綠色能源等。

香港正經歷暴亂;官場上出現大量支持暴力抗爭的公務員;及長期面對經濟結構單一,行業選擇少,令年青人苦無出路。這意味著,香港極需進行暴動災後重建、整頓官吏、經濟結構轉型,而駱惠寧的經驗,剛好是現在香港急需的。

香港暴亂歷時超過六個月,很多人期望中聯辦新主任能夠為香港帶來轉機,把暴亂停止,同時令香港加快推出有效管治法例,包括23條立法。有學者認為他會以「一手軟、一手硬」及「邊緣化反對派」的手法讓社會回復平和。

中央真正的計劃是什麼,現在言之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未來一段時間,駱惠寧領導的中聯辦,會積極處理社會紛爭,包括與社會各界溝通,包括教育界、傳媒界、宗教界,以及通過調整社會各界的思維和行動,改造香港社會經濟結構,長遠達致「止亂制暴」的目的。

新官上任, 駱惠寧在過去一週, 不斷會見香港的權力中心人物,包括特首林鄭月娥、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和同樣是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前特首梁振英。擁有成熟政治手腕的駱惠寧心裏,似乎已有一套使香港「重回正軌」的盤算,隨時蓄勢待發。大家拭目以待吧!

林勁放

80後,自小研讀各國歷史,在澳洲和美國大學研讀政治,眼見現今香港政治扭曲,決意發聲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