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民眾評論

林放之:全球資本主義制度危機與香港暴動

在外國勢力操縱及反派傳媒和教育的洗腦下,不少香港年青人成為「黃衛兵」,四出搗亂,破壞香港,卻自以為正義。但外國操縱論或反派洗腦論,掩蓋了更深層次的全球性問題:全球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

(原刊於HKG報

香港近兩個月的社會動盪已經從最初反《逃犯條例》修訂,變質為反政府暴動。暴動中有不少年青人的身影。在外國勢力操縱及反派傳媒和教育的洗腦下,不少香港年青人成為「黃衛兵」,四出搗亂,破壞香港,卻自以為正義。但外國操縱論或反派洗腦論,掩蓋了更深層次的全球性問題:全球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

自2007年美國爆發金融海嘯和2009年歐債危機以來,資本主義制度出了嚴重問題。歐美國家以QE增加市場資金流動性,以為市場會把資金從銀行和上層社會滴漏至基層,拯救企業同時挽救社會各階層。但事實上,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財富只停留在上層社會,市場多餘資金推高資產價格形成泡沫,通脹攀升帶動經濟增長。基層卻無法享受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貧富懸殊問題加劇。

全球資本主義制度社會出現結構性危機,繼而引發政治動盪。美國先後爆發2011年佔領華爾街和2016年民主之春。英國在2011年也爆發佔領倫敦。在高稅高福利的法國,2009、2016、2018至今爆發多次工人暴動,黃背心運動至今仍在上演近一年。資本主義的社會不滿引發民粹主義興起。美國特朗普將美國社會問題的矛頭指向全球自由市場。英國人將經濟問題怪罪歐盟,推動英國脫歐和約翰遜上台。法國差點選了極右政黨上台。

貧富懸殊加劇 年輕人失去信心

但是,無論政府如何更替,歐美國家對於資本主義制度的結構性問題還是束手無策。日本自90年代經濟泡沫爆破後,政府債務攀升,零利率在正負之間徘徊,但經濟發展仍停滯近30年。歐美似乎在步日本後塵:政府不斷發債,不願提高利率,但經濟沒有好轉,人民繼續不滿。人民只是單純的以為,換個政府便能解決問題,卻看不透只是資本主義結構性問題。

香港現在所面對的深層次問題,正是歐美資本主義社會所面對的通病。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已發展成熟,隨之而來的是社会階層固化,貧富懸殊加劇。年輕一代對未來失去信心。部分香港年青人參加反派暴動的深層次原因是反對資本主義制度帶來的社會不公。

暴動只在搞破壞 無法解決問題

但是,反派傳媒巧妙的把香港的社會問題,如樓價高企和貧富差距,歸咎於政府,而不是資本主義,形成年青人對中國和香港政府不滿,以達到破壞政府施政的政治目的。部分年青人把他們的擔憂和失望怪罪於政府。在反派的洗腦下,他們以為普選更替政府,或以暴動發洩對社会不滿,可以迫使政府聽從人民的聲音去改革。2014年佔中和今次反修例事件的背後都是因此思想作祟,導致年青人變得激進反政府。香港年青人卻不知道,即使政府輪替,也改變不了這資本主義結構性問題。

香港暴動只是在搞破壞,把社會問題惡化,把香港推至經濟崩潰,無法解決問題。就算暴動導致樓價大跌,年青人屆時失業也買不起房子。手握土地的地主和地產商更不願發展土地。

我必須要澄清,我不是說社會主義要取代資本主義。香港基本法第五條說的很清楚:「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既然香港在資本主義制度,我們就要用資本主義的方法去解決。但不論有什麼解決方法,社會政治不穩定,都無法推動經濟改革。香港只有恢復穩定,才可邁步向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