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活動回顧

【記招】「急救香港 齊做選民 和平起動」

主題:「急救香港 齊做選民 和平起動」
日期:2020年1月23日
發言人:趙麗娟、姚美心、林勁放、劉方

民眾聯席召開記者會,宣布1月29日起開展全港選民登記行動,「急救香港 齊做選民 和平起動」,呼籲沈默大多數和平起動,踴躍登記成為選民,用選票向黑暴說不。

民眾聯席在記招現場宣布,將在2020年1月29日至5月1日,發起為期94天全港九新界18區的選民登記活動。同時,民眾聯席亦促請政府考慮急救香港的務實方案——動用公帑,盡快大規模進行選民登記工作。

是次記者招待會有信報、東方和星島日報出席採訪,採訪過程順利並得得傳媒報道,活動圓滿成功。

Categories
活動回顧

【講座】馮煒光分享時局評估

主辦單位:民眾聯席與香港大學國事青年會聯合主辦
日期:2020年1月20日
演講嘉賓:馮煒光先生
主持:Julian

民眾聯席與香港大學國事青年會於1月20日聯合舉行午餐聚會,並榮幸邀請到馮煒光先生出席發表對未來這一年香港局勢及立法會發展的看法。馮先生跟據立法會各派的形勢分佈,分析未來九月立法會選舉形勢。參加者都踴躍提問及發表意見,就立法會選舉、九月香港局勢發展、公務員、教育等題目作深入交流討論。

Categories
活動回顧

【講座】呼籲市民自發成立工會

主持:趙麗娟、姚美心
主講嘉賓:林昇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主席

反對派大力推動組織工會,意圖在未來的立法會選舉與特首選舉影響選舉結果,以支持反中反港人士為外國勢力服務。為著要鞏固愛國愛港力量,必須要積極籌組更多新工會,為建設派在立法會選舉中制造優勢。主講嘉賓和主持詳細講解成立工會的程序、手續及各注意事項,參加者於講座結束後均表示對成立工會深感興趣及支持,多名參加者即場填寫表格組織工會。

Categories
民眾評論

林勁放:從彈劾特朗普窺探美國「民主」讓香港人借鏡

(原發表於《透視報》)

在美國時間12月18日晚,全世界都全神貫注地看著電視,直播美國眾議院投票彈劾總統特朗普的法案,計時器準時叫停,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最終通過法案,令特朗普成為美國史上第三位被彈劾的總統。法案將於1月交予參議院進行聽證,決定是否將總統免職。 正當眾議院通過彈劾之際,特朗普發言炮轟民主黨人才是應該被彈劾的人,隨後更在Twitter 連發多段推文,評擊民主黨在沒有律師、沒有證人、及零證據下審判他。

今次國會彈劾特朗普事件,可以說是2020年總統選舉的前哨戰。民主黨發動彈劾的理據是特朗普以停止軍援,脅迫烏克蘭政府調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有否利用他兒子亨特拜登在烏克蘭收受利益。雖然這事件發生在美國,與一向不關心國際政治的香港人好像沒有任何關係,但彈劾背後隱藏美國「民主」政治的黑暗面,我們可從事件中窺探美國「民主」政治,或對香港人民認識「民主」有幫助,成為借鏡。

為連任狙擊拜登

為了連任,特朗普要用盡一切辦法贏得選舉。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一直被視為最有機會擊敗特朗普的人,所以特朗普希望在拜登出閘前就擊倒他。而拜登的軟肋正是他兒子。

特朗普曾多次發炮攻擊拜登父子以權謀私:2001年,老拜登是國會領袖,小拜登開辦說客公司,收錢幫企業「遊說」國會議員左右法案。2013年,老拜登時任副總統,小拜登獲中國銀行支持創立渤海華美基金。2014年,副總統老拜登訪問烏克蘭談美國向烏克蘭供應天然氣,同月小拜登成為烏克蘭最大私營天然氣公司的董事。

可是,利益輸送在美國民主下是「合法貪污」,特朗普無法用美國法律調查拜登。當烏克蘭爆出小拜登的天然氣公司涉嫌貪污逃稅,特朗普便抓緊機會,以停止軍事援助作威脅,逼烏克蘭調查拜登父子是否牽涉其中。

彈劾特朗普 轉移視線

如果特朗普成功找到拜登勾結烏克蘭政府,將可踢走拜登,但特朗普尚未成功,卻被民主黨反咬,指控特朗普調查拜登是「借助外國勢力干預選舉」,隨即推動彈劾程序。不像香港,美國政客勾結外國勢力是“叛國罪”。 同時,彈劾,不代表已被定罪。根據美國憲法,美國總統在任期間不可被審訊,他要先被彈劾下台,法院才開始審訊。

或許為踢走特朗普,或許為保護老拜登參選,或許為阻止小拜登爆出利益輸送黑幕, 民主黨彈劾特朗普,目的是阻止他調查拜登, 同時轉移公眾視線,讓選民忘記拜登父子與企業的利益輸送。若繼續調查拜登,或會不小心揪出很多利益集團的臭史。畢竟,「民主」制度下,政客和金主的利益,比人民更加重要。表面上彈劾是「保衛民主」,但實際上只是拉政敵落台的政治工具。難怪Trump在Twitter大罵民主黨詐騙選民,自己無法辯護,遭受不公平審訊。

彈劾機會渺茫 選情峰迴路轉

彈劾需要眾議院和參議院同時通過。現在眾議院由民主黨控制,通過法案是意料中事。但參議院仍由過半數共和黨人控制,要成功彈劾,需要參議院2/3議員同意,即共和黨參議員倒戈,才可通過彈劾。

眾議院表決時,共和黨人一面倒反對彈劾,參議院共和黨人都幾乎全部大罵彈劾法案。但共和黨會否彈劾特朗普,更重要的考慮是2020年總統選舉。彈劾陰影下,目前特朗普在共和黨內的民間支持度卻增至超過90%,強大向心力有助共和黨贏得總統選舉。若特朗普被彈劾,陣前易帥將對共和黨選情不利。

為了贏得選舉,共和黨倒戈逼特朗普被彈劾的機率極低。

現在特朗普的命運在共和黨參議員之手,估計共和黨的金主們將趁機會逼特朗普答應他們的要求,推行有利金主的政策,利益輸送,這就是民主政治的黑暗。表面看來,彈劾本來對特朗普面對大選極其不利,但以目前看來, 特朗普已將彈劾事件,轉化為一次團結共和黨內部的機會。只要團結成功,將有助將來總統大選。

特朗普下台 對港政策不變

如果有讀者以為彈劾特朗普或可改變美國對華或對香港的外交政策,這不符現實。按例,副總統將接任總統職位,共和黨仍會繼續執政。正如特首林鄭下台將由政務司張建宗接任,不會改變政策。現任副總統彭斯是特朗普忠實支持者,估計他會堅定不移地繼續特朗普對香港的政策。

美國民主制度下,勾結外國勢力是犯法,利益輸送卻合法;調查利益輸送會反過來被彈劾;政黨只問立場,為選舉鬥爭不擇手段;金主們在背後操縱政客,政客為金主服務。香港需引以為鑑。

林勁放(筆名林放之)

80後,自小研讀各國歷史,在澳洲和美國大學研讀政治,眼見現今香港政治扭曲,決意發聲

Categories
活動回顧

【講座】屈穎妍分享「洗腦人生:這代人是怎樣失去的」

日期:2019年12月21日
協辦機構: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
主持:趙麗娟
主講嘉賓:屈穎妍(資深著名傳媒工作者)
致歡迎詞嘉賓:
蔡素玉女士(民眾聯席代表)
施荣懷先生(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會長、港區政協代表)

屈㯋妍女士深入分析現今社會現象,這一代人如何被洗腦,為何被洗腦,導致大量青少年不認同中國人身份,對祖國不認識,執迷地相信假新聞,甚至支持暴力,破壞社會安寧。互動環節中,現場參加者包括年青人與屈女士交流對香港現況的看法。是次活動有250多名參加者出席,參加者踴躍發言,現場氣氛高漲,活動圓滿成功。

Categories
活動回顧

【座談會】鄧德德:區議會選舉的前前後後

主題:分享及總結選舉形勢
日期:2019年12月5日
主持:劉方
主講嘉賓:鄧德德
交流嘉賓:Brian, Crystal, Maxine

持續多月的香港暴亂,反對派目的是要迷惑青年人的心,撼動過去建制派區議會選舉的「服務大眾街坊」的安排。是次講座邀請到香港政研會主席鄧德德分享及總結選舉形勢,並分析未來發展和需要做的工作,是次活動有過百參加者出席,參加者踴躍發言,反應熱烈。

Categories
活動回顧

【公益】籌款捐助被暴徒燒傷的李伯伯

2019年11月11日,十數名暴徒在港鐵站破壞,其間李伯試圖阻止,但被暴徒圍毆致頭部受傷流血。其後,一名黑衣蒙面暴徒突然向李伯淋潑易燃液體,並迅速點火,李伯瞬間被燒成「火人」,全身嚴重燒傷,送院時命危。

民眾聯席成員有見及此,馬上發起籌款行動,幫助李伯解決經濟上燃眉之急。除了成員慷慨解囊,更得到多位善長踴躍捐輸,共籌得善款七萬港元。

於11月26日,趙麗娟代表民眾聯席,將籌得善款以支票形式交「港區省級政協委員聯誼會」轉交李伯家人。聯誼會幹事王友新先生出席代接收善款。

Categories
活動回顧

【講座】林景昇總督察分享談判技巧和心得

日期:2019年10月25日
主辦單位:民眾聯席
題目:談判技巧和心得
分享嘉賓:林景昇總督察

林景昇總督察除了是現職警務人員,亦是一位談判專家。林總督察在一次示威者包圍警署事件中,循循善誘勸喻示威者離開而為人所熟悉。林總督察於民眾聯席講座中分享如何運用各種談判技巧與朋輩及子女溝通,與現場參加者交流分享心得。是次活動有近百人出席,並得到傳媒報道,現場反應熱烈,講座活動圓滿成功。

Categories
民眾評論

關品方:香港前路,伊於胡底?領導能力,決定一切

撰文:關品方(前港府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

文章原發表於灼見名家

中央政府、全國人民、愛國愛港者都支持香港警察止暴制亂,肯定他們在恢復香港秩序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並對港警有極大的體恤;作為特首,她能夠說不支持警察作為一個機構麼?支持警察這個機構,她還用說麼?

中央政府、全國人民、愛國愛港者都支持香港警察止暴制亂,肯定他們在恢復香港秩序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並對港警有極大的體恤;作為特首,她能夠說不支持警察作為一個機構麼?支持警察這個機構,她還用說麼?

近日林鄭月娥女士出來講話,一碗水端平,表示反對一切暴力,說她自己只是支持警察這個機構,不會「盲撐」(整體支持)警隊裏面全部每一個人。林太表現非常軟弱,被不少人極大詬病。

筆者不同意林太這個一碗水端平的說法。她曾經對外說,自己只有3萬警隊的支持。香港及內地的社會輿論不斷進行分析,從政治、社會、法律以至治理水平等角度,分析她及港警所處的制度環境,多少能夠理解港警難以有力執法的外部原因。

警察需要獲得額外的政治、道義和心理支持


但即便如此,一個正常的政治領導也不會出來一碗水端平,把在一線維護社會秩序、面臨個人安危及巨大心理壓力、在社會上孤立無援的執法警隊,與違法暴徒放在同一個道德平面上進行討論。

要維持社會秩序,止暴制亂,國家機器必須採取比暴亂者高一級的手段(包括緊急狀態下的超法律/政治手段)。其中,在一線的警察/防暴力量必須被賦予權力,能夠運用高於暴亂者一級或數級的武力,對暴亂者形成震懾。所以賦予權力的一個很重要的內涵是:警察認為自己在一線時根據現場情景及個人判斷運用必要武力,能夠受到整個國家機器的系統性的理解與保護,以執行制暴止亂的任務。

警察在處理暴亂現場時,不是在處理一件交通事故,或一件超市盜竊案──他們是在代表國家機器,在非常時期下,在瞬息萬變的暴力場景下,在個人安全受到威脅的情形下,解決尖銳的政治衝突。這對警察的身心要求都是非常嚴格的。

特別是當暴徒的聚集人數很多和武裝水平很高時,警察還會誤以為自己站在社會的對立面,面臨很大的心理壓力和社交壓力,因此需要獲得額外的政治、道義和心理支持。

當代西方社會基本上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止暴制亂,就是因為警察被賦予這種超法律的政治權力。所謂超法律的政治權力,即警察相信他們在一線作業,為了震懾激進示威者,必須使用升級武力,但這種升級運用會受到國家的保護,警察好比享有某種類似豁免的權利。在愈發達的西方國家,國家機器的這種超法律的豁免權利就愈強。在美國,警察的權力幾乎是絕對的,是公權力的尊嚴,不可能被挑戰。整個行政體系和司法體系會系統性地偏向保護警察。

因此,在挑戰政權的激進暴力出現時,政府必須給予警察最大的政治支持、最充分的授權,以及執行上一定程度的自主權及對這種自主權的信任與保護。警察這時是國家機器,是國家意志在一線的代表與化身,不是一支外來的僱傭部隊,不是按照商業合同在履行職責,或是要承擔合同上的什麼違約條款。

實際上,從古到今,所有社會的政府,為了維持治安和秩序,都是這麼做的,這是一個政權維護其政治存在及對內主權的基本問題,與政治體制及意識形態沒有必然聯繫。

五個月來,港警在超常規下高壓作業,被推至一線維護公共秩序,並遭受「泛黃」派(從和理非到勇武派及縱暴派)的譴責,個人及家人正常生活受到威脅,身體受到威脅,心靈受到衝擊,承載着反對派對整個港府及內地的不滿,可謂不堪重負。

相信港警內部是怨聲載道。他們對特區政府不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從政治層面尋找解決方案,與市民充分溝通,推出相應政策,積極安撫市民情緒,在危機中施展領導力,為香港尋求新的共識並邁向前進,而是把港警推到一線與示威暴亂者對峙(早期甚至只驅散,不拘捕),試圖讓他們去止暴制亂及解決政治問題,應當是極端不滿。

特首稱「不盲目撐警」不妥

在這個情景下,林太說支持警察這個機構,但不盲目「撐警」(支持港警每一個人);林太這個「支持香港警察這個機構」的説法不妥。中央政府、全國人民、愛國愛港者都支持香港警察止暴制亂,肯定他們在恢復香港秩序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並對港警有極大的體恤;作為特首,她能夠說不支持警察作為一個機構麼?支持警察這個機構,她還用說麼?

「不盲目撐警」的說法不對。在非常時期,政府受到存在威脅,警察作為國家機器,當公權力發揮作用時,政府必須對警察予以最大的政治支持、授權和信任。林太這句話的意思是,香港警員不擁有這樣的政治支持、授權和信任。

更甚的,她日前還說,現階段還是依賴監警會,要視監警會的調查結果,判斷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她的潛台詞,可以理解為,如果監警會的結論是系統性偏向港警的,沒有找出太多港警的問題,並且被亂港派極力批判而引起波瀾,那她就會探討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重啟調查程序。

如果這樣,按照香港目前的社會情緒,大家都要求港警對暴亂承擔責任甚至付出代價,監警會調查如果保護港警,那勢必造成不滿。林太這個表態,好比說,監警會聽明白了,我給你們出題作文。你得給港警找出一些毛病來,否則社會不答應,在這個情況下我不得不推倒重來,再研究是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讓獨立調查委員會批判警察,弄出幾個懲罰警察的案子,讓老百姓高興。

方向已經設定好了。監警會還怎麼調查?港警會驚恐地看到,林太已經做好布置,先給監警會命題作文,如果答得不好,將會委任獨立調查委員會(當然會調整成員構成),直到結果讓反對警隊的民粹滿意為止。

西方國家的政府首腦,在林太這個位置上,正確的表述應該是:

  1. 繼續突出並強力譴責反對派的暴力;
  2. 正面否認對港警的種種指控,說明都是歪曲;
  3. 港警不存在任何系統性的背離程序/違反條例/不守規則的行為,一直非常專業地履行職責;
  4. 港警的個別警員近期承擔了極大的個人壓力,希望社會對他們支持和理解;
  5. 請社會關注港警的記者發布會,對不實指控都有正面回應;我們後面還會加強輿論溝通,澄清市民的誤解;
  6. 對港警一如既往,擁有最大的信心,他們在過去幾個月以來付出極多,以最大的專業和熱誠服務香港市民,港府擁有全球最好的警隊,對他們絕對信任。
  7. 希望民眾了解,香港社會恢復秩序必須依靠香港警隊,港警不單代表政府,他們也是香港社會的一部分,願望一致,都是希望讓香港這個自己的家園從速回復正常秩序。

只為自保的特首

林太現在要做的是無條件撐警。但她實際做的,卻是保持距離,故意抽離,惺惺作態,將港警與暴徒放到了同一道德平台和標準上檢視,準備好隨時接受亂港派及暴徒對港警的指控,對個別警員在超常規環境之下作業的過失(如有)和犯罪的暴徒一視同仁,嚴格對待,進行相應的懲戒;港警非但沒有被賦予最大的政治授權、最大的道義支持、最大的行動信任(應該是無條件的信任),反而遇到一個沒有擔當,隨時打算跟自己劃清界限、政治卸膊,甚至不惜反攻倒算以委屈求全,只為自保的特首。

林太的這個表態,恐怕不能簡單地以「搪塞」、「和稀泥」和「不懂政治」來為她解讀辯護。它是一種政治表態,一個真相時刻,不小心說溜了咀。林太在為自己進行政治博弈:她認為自己是站在反對派與港警之間的一個中間人,她可以站在港警一邊,要求港警維護秩序;也可以瞬間轉到反對派一邊,從另一個角度批評港警。她不站在任何一方,只是個調和者、調停者。這只是小聰明,還是大奸佞?她是無心,還是有意?領導能力,決定一切。估計林太在台上的日子已開始倒數。

從外部勢力、內部民情、各種制度性的治理落後(現在已充分顯露)等等不利的因素看,港警處境萬分不易。發展到今天這個惡劣環境,港警還可如何工作?我們如何依賴這樣半跛的力量止暴制亂?

過去數周,香港已不知不覺地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本土派、泛民、勇武、縱暴、中間派、和理非、建制派、愛國愛港、「港漂」(內地來港的居民)之間,一個新的最大公約數正在悄然形成,要求中央政府到來馳援。如果不正視這個趨勢,矛盾不但會繼續,還可能會有連帶透支、傷害北京的信用等的負面作用。事情正在起變化,根本的關鍵,在港府領導班子的更換。且聽筆者下回分解。

2019年10月23日(人在冀北旅途中)

Categories
民眾評論

林放之:全球資本主義制度危機與香港暴動

(原刊於HKG報

香港近兩個月的社會動盪已經從最初反《逃犯條例》修訂,變質為反政府暴動。暴動中有不少年青人的身影。在外國勢力操縱及反派傳媒和教育的洗腦下,不少香港年青人成為「黃衛兵」,四出搗亂,破壞香港,卻自以為正義。但外國操縱論或反派洗腦論,掩蓋了更深層次的全球性問題:全球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

自2007年美國爆發金融海嘯和2009年歐債危機以來,資本主義制度出了嚴重問題。歐美國家以QE增加市場資金流動性,以為市場會把資金從銀行和上層社會滴漏至基層,拯救企業同時挽救社會各階層。但事實上,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財富只停留在上層社會,市場多餘資金推高資產價格形成泡沫,通脹攀升帶動經濟增長。基層卻無法享受經濟增長帶來的好處。貧富懸殊問題加劇。

全球資本主義制度社會出現結構性危機,繼而引發政治動盪。美國先後爆發2011年佔領華爾街和2016年民主之春。英國在2011年也爆發佔領倫敦。在高稅高福利的法國,2009、2016、2018至今爆發多次工人暴動,黃背心運動至今仍在上演近一年。資本主義的社會不滿引發民粹主義興起。美國特朗普將美國社會問題的矛頭指向全球自由市場。英國人將經濟問題怪罪歐盟,推動英國脫歐和約翰遜上台。法國差點選了極右政黨上台。

貧富懸殊加劇 年輕人失去信心

但是,無論政府如何更替,歐美國家對於資本主義制度的結構性問題還是束手無策。日本自90年代經濟泡沫爆破後,政府債務攀升,零利率在正負之間徘徊,但經濟發展仍停滯近30年。歐美似乎在步日本後塵:政府不斷發債,不願提高利率,但經濟沒有好轉,人民繼續不滿。人民只是單純的以為,換個政府便能解決問題,卻看不透只是資本主義結構性問題。

香港現在所面對的深層次問題,正是歐美資本主義社會所面對的通病。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已發展成熟,隨之而來的是社会階層固化,貧富懸殊加劇。年輕一代對未來失去信心。部分香港年青人參加反派暴動的深層次原因是反對資本主義制度帶來的社會不公。

暴動只在搞破壞 無法解決問題

但是,反派傳媒巧妙的把香港的社會問題,如樓價高企和貧富差距,歸咎於政府,而不是資本主義,形成年青人對中國和香港政府不滿,以達到破壞政府施政的政治目的。部分年青人把他們的擔憂和失望怪罪於政府。在反派的洗腦下,他們以為普選更替政府,或以暴動發洩對社会不滿,可以迫使政府聽從人民的聲音去改革。2014年佔中和今次反修例事件的背後都是因此思想作祟,導致年青人變得激進反政府。香港年青人卻不知道,即使政府輪替,也改變不了這資本主義結構性問題。

香港暴動只是在搞破壞,把社會問題惡化,把香港推至經濟崩潰,無法解決問題。就算暴動導致樓價大跌,年青人屆時失業也買不起房子。手握土地的地主和地產商更不願發展土地。

我必須要澄清,我不是說社會主義要取代資本主義。香港基本法第五條說的很清楚:「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既然香港在資本主義制度,我們就要用資本主義的方法去解決。但不論有什麼解決方法,社會政治不穩定,都無法推動經濟改革。香港只有恢復穩定,才可邁步向前!